交通肇事案件刑民责任之思考
  • 裁判规则
    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案例指引
    2018年6月26日2时30分许,被告人张三在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9.42mg/100ml的情况下无证驾驶无牌两轮摩托车搭载王五、李四,通过长株潭高速洞井口收费站E05车道违规进入长株潭高速,并沿高速往娄底北高速收费站方向行驶。2时40分许,张三驾驶的两轮摩托车行驶至长株潭高速公路西往东100km+750m处时,因驾驶的两轮摩托车失控与中央护栏发生碰撞后导致侧翻,摩托车上李四、王五从车上被甩下,造成被害人李四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张三和王五受伤及无牌两轮摩托车与道路设施受损受重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不久,张三驾驶无牌摩托车逃离事故现场。后吴某某驾驶湘E-0SJ12小型轿车途径此路段与躺在地面的伤者李四身体发生接触。当日,张三尿检甲基安非他明呈阳性;同年7月6日,经鉴定,被害人李四因道路交通事故致特重型颅脑损伤而死亡,2019年1月12日,该所补充说明李四其损伤符合接触硬物碰撞和擦伤所致。经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局娄底支队涟源大队认定:张三负此次事故主要责任,吴某某负此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
    2018年 6月26日7时许,被告人张三经交警与其微信联系,其主动到湖南省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娄底支队涟源大队投案。被告人张三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经本院审核为:死亡赔偿金733960元,丧葬费3184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5012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1317085元。
    湘E0SJ12车主吴某某,吴某某为该车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购买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综合商业保险,保险期间为2017年9月30日至2017年9月29日。被害人李四系失地农民,可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裁判结果
    经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三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且负事故主要责任,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应予处罚。被告人张三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张三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一、肖某某、李某二、李某三造成了经济损失,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经济损失的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因被告人张三喝酒、吸食毒品后无证驾驶、肇事逃逸、负事故的主要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违反了安全驾驶、文明驾驶的相关规定,负事故次要责任,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应由相关责任方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被害人李四的死亡是被告人张三喝酒、吸食毒品后无证驾驶所致,被告人张三应对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负主要的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违反了安全驾驶、文明驾驶的相关规定,对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承担次要的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应在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湖南长株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在摩托车上高速时有喝止行为、并及时报了警,尽到了相应的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范围和金额,本院已进行了审核认定,对其不合理的损失应予剔除。故对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湖南长株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提出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经查,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违反了安全驾驶、文明驾驶的相关规定,应当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故对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提出该公司仅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的意见。经查,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主观上不明知发生了事故,不具备商业险拒赔的理由,故对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提出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农业户口进行计算的意见。经查,被害人李四居住地系同民镇城镇开发规划范围区域,并系失地农民,可以按照城镇居民户口计算。故对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提出不赔偿精神抚慰金的意见。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驾驶机动车造成人身伤亡,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被告人张三交通肇事致李四死亡,给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了精神损害,应对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精神损害进行赔偿。故对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提出不赔偿处理工资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湖南长株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诉讼代理人提出该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二百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张三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一、肖某某、李某二、李某三的经济损失共计1317085元,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110000元,在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241417元,合计赔偿351417元;被告人张三赔偿965668元。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一、肖某某、李某二、李某三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析法
    问题一: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是否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根据鉴定意见及鉴定机构的说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驾驶的湘E0SJ39小型轿车左前后轮内衬板腹面及左侧下沿检出有大量喷溅状血迹,小型轿车左后轮内衬板前段提取的血迹样本与李四血液样本源于同一个体,喷溅状血迹符合骑跨挤压人体或者碾压血泊可以形成。但结合案情及现场分析,李四的损伤符合接触硬物碰撞和擦伤所致。各损伤处均未见汽车轮胎印痕,可排除汽车轮胎碾压。以上证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驾驶小车经过了事故地段,但没有碾压到李四。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驾驶机动车在经过事故现场时没有及时采取有效避让措施,导致车辆骑跨或者挤压躺在路面的李四,在发现路面有明显异常并有同车人提醒报警的情况下,没有停车检查和报警,直接驾驶车辆驶离现场。存在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机动车的行为,以上两项过错行为是造成此次事故的次要原因,负此次是事故的次要责任。
    律师认为,鉴定意见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符合证据三性,应当予以采信,认定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吴某某应当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问题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市中心支公司如何承担责任?
    吴某某在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购买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商业险,保险期间为2017年9月30日至2018年9月29日。
    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关于“责任免除”的情形,“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的可以免除责任。且该公司已经尽到了提醒告知义务,故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提出其仅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
    律师认为,该保险公司的表述可以按照通俗理解为有逃逸行为可以免除责任。但吴某某主观上不明知发生了事故,交通事故认定书也未认定吴某某有逃逸情节,故不能适用该免责条款,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险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问题三: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湖南长株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湖南长株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有喝止摩托车上高速的行为,且第一时间报了警,履行了义务。
    律师认为,湖南长株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问题四:对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的相关证据如何审核认定和承担?
    (1)死亡赔偿金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死亡赔偿金733960元。
    户口本显示肖某某系户主,李四系肖某某之子,户口性质为农业户口。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了被征地农民花名册、房屋照片、同民镇十子村的证明、同民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站的证明、同民镇规划建设站的证明等,拟证明李四系被征地农民,在同方村军民路建有两个门面,系城镇开发规划范围区域,且正在申报办理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手续。同民镇十子村在九几年已经纳入规划范围,且镇政府和同方村在2003年签订了征地协议,肖某某一家10口人,征地1.44亩。
    律师认为,根据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的相关证据,李四的损失可以按城镇居民户口计算。
    计算方法是:按照2018-2019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698元/年计算20年,即36698×20=733960元。故对733960元予以认定。

    (2)丧葬费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丧葬费31845元。
    律师认为,应按照2018-2019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63690元/年计算6个月为宜,即63690÷2=31845元。故对31845元予以认定。

    (3)被扶养人生活费
    1)抚养费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抚养费62660元。
    李四有一女儿当时年满13周岁。李四还有妻子。
    律师认为,按照2018-2019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5064元/年计算,即25064×(18-13)÷2=62660元。
    2)赡养费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赡养费501320元。
    李四的父亲事故发生时年满60周岁;李四的母亲事故发生时年满60周岁。李四还有一个妹妹。
    按照2018-2019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5064元/年计算,即25064×20×2÷2=501280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8条的规定,被抚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律师认为,被扶养人生活费应认定为501280元。

    (4)精神抚慰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驾驶机动车致人死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责任承担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人身伤亡”,包括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和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各项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因被告人张三的犯罪行为而造成被害人李四死亡,给其亲属造成了严重精神损害,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应当予以支持。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
    律师认为,根据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本次交通事故导致亲属死亡所遭受的精神痛苦、本案的实际情况及我省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精神损害抚慰金酌情认定为50000元。

    (5)交通费及处理工资
    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交通费及处理工资5000元。
    律师认为,四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没有提供相关票据,对其请求不予支持。

    (6)本案中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张三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吴某某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王五、李四不负此次事故责任。经审查,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湖南长株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不承担责任。

    律师建议
    交通肇事罪是现实生活中一种常见多发的犯罪,其责任评价影响范围广,影响力大,在实践中,交通肇事罪的刑事责任与民事责任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多方面的交互影响,表现在交通肇事罪民事责任的不履行,导致刑事责任的承担或从重,积极履行赔偿责任可以酌情从轻判处刑罚。故司机朋友们要熟练驾车技术和规则,尽量避免酒后驾车、疲劳驾车、超载等违规违法操作,避免交通事故的发生。一旦发生了交通事故要及时报警,绝对不能逃逸,并且及时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是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如果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的,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